• 当前位置: 首页 >> 彩市资讯 >> 广州市福彩公益金助力特殊儿童和普通儿童融合
  • 广州市福彩公益金助力特殊儿童和普通儿童融合

    作者/整理:极速时时彩计划数据网 来源:互联网 2019-09-30

    导语:2008年至2018年,广州市筹集福利彩票公益金超百亿元。购买彩票的钱最终去了哪里?又是如何使用的呢?

    据了解,近年来,广州市筹集到的福彩公益金重点用在老年人福利项目、残疾人福利项目、儿童福利项目、困难救济慈善项目以及社会公益项目等五大类福利公益项目,涵盖老年人、儿童、残疾人福利机构建设、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设施建设、特殊教育、公益金助学、社会组织公益创投等,在保障民生、改善民生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2017年,广州市投入2.46亿元市本级福彩公益金,共资助老年人、残疾人、儿童、困难救济、社会公益等福利公益项目82个;2018年,广州市又投入2.51亿元市本级福彩公益金,资助各类项目74个。福利彩票公益金已然成为广州市社会福利事业发展资金的重要来源。

    “正是在福彩公益金的支持下,我们的特殊孩子融合教育项目才得以壮大。”回忆起特殊孩子融合教育项目的发展历史,广州市少年宫特殊教育部副部长廖一柱感慨万分。

    2009年以前,特殊教育部仅能提供的学位仅为2-300个,特教老师仅有10余位;2009年开始,随着大批广州市福利彩票公益金的投入,该项目开始迅速发展,如今学位多达2000个,外聘特教老师达100名。

    因为广州市福利彩票公益金的支持,目前广州市少年宫特殊教育部每年能为特殊孩子提供超过2000个公益性免费学位,课程总数从1门发展到38门,开展融合教育20年来,已向社会提供超过15000个公益学位。

    缘起:一位特殊儿童求学

    广州市少年宫的特教故事,要从1984年说起。

    1984年,从广州美院毕业的关小蕾成为广州少年宫的一名美术老师。同年,一名叫陈元璞的8岁男孩也来到少年宫学习画画。后来,她才得知阿璞是一个“轻度精神发育迟缓”的孩子。

    那时,少年宫学位不多,需要通过考试才能进来。阿璞连考了好几回都未能通过,画画根本就不按题目来。但擅长版画的关小蕾发现阿璞有着惊人的绘画天赋,富有想象力,能画出空间层次感,而且很立体,仿佛能带人进入一个奇幻世界。就这样,当少年宫正在推行精英教育之际,陈元璞被破格录取,成为关小蕾的第一个“特殊”学生,也是少年宫有史以来第一个特殊儿童。

    关小蕾从不给阿璞过多限制,让他发挥自己的优势,阿璞越画越好。21岁那年,在少年宫和关小蕾的帮助下,阿璞出版了自己的画册——《无音之乐》,著名画家廖冰兄为他题写了书名。再之后,阿璞留任少年宫,成为一位美术老师。

    “如果这些特殊孩子获得更多的鼓励和发展空间,他们会有不一样的人生!”阿璞的经历启发了关小蕾,1998年,时任少年宫美术学校副校长的关小蕾,在全国首先开设特殊儿童美术实验班,脑瘫、自闭症、唐氏综合征……,各种孩子都招收,并义务为他们提供艺术教育。当年报名火爆,有家长们连夜在少年宫门口排队抢学位,总共招了20个孩子,最小的5岁,最大的13岁。

    2006年,特殊实验班升级为“特殊儿童教育中心”,在原先的美术课之外,又陆续增设了音乐、戏剧、舞蹈、综合艺术、艺术治疗、肢体潜能开发等课程。

    发展:因福彩公益金资助学位增加至每年2000个

    “开展特殊孩子融合教育最大的困难就是师资缺乏。”廖一柱说,特殊孩子教育需要专业师资力量,而仅靠广州市少年宫远远不够。

    过去,广州市少年宫教殊教育资源是不足的。从1998年到2006年,特殊教育课程是由少年宫老师兼任,2008年仅有10位特教老师,大部分是利用业余时间加班为特殊孩子们上课。“我们没有资金去外面聘请专业的老师。”

    2009年,广州市少年宫特殊教育项目及雨后彩虹融合艺术团获得了广州市福利彩票公益金支持,两年190万元。有了资金支持,师资力量也迎刃而解了,通过从社会上聘请了100名兼职的专业特教老师,特殊教育项目学位由原来的200个增加到1100个,惠及了更多特殊儿童:每个孩子最多可以报两门课程,他们可以在这里学习美术音乐,还可以社交。

    在特殊课程中,每一位特殊孩子都有一名老师在旁一对一辅导。在融合教育方面,遵从自愿原则,与特殊孩子同班的普通孩子需要提前了解、愿意与之同班后才会安排。“在这里特殊孩子是没有特殊对待的,他们一样会排队,做错事一样会受罚,我们就像对待普通孩子一样对待他们。”

    除了少年宫的课程,该项目还送教上门,为重症病房的孩子送去“病房中的艺术课”,为福利院孤残儿童送去“福利院中的艺术课”。2008年至2018年送教上门10年,逾16000人次重症儿童参与,每周100人次福利院儿童参加,同时举办了绘画展览、音乐会,其中“雨后彩虹”融合艺术团荣获广东省五四青年奖章(集体)。

    个案:孩子在这里重拾了自信

    午后,冬日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艺术教室,洒在小杰身上,小杰有着俊朗的五官,正投入地弹奏着钢琴曲,母亲阿英坐在不远处,静静地欣赏着。

    2018年下半年,8岁的小杰加入了彩虹艺术团。孩子能够与普通孩子一同学习音乐并参加演出,这是阿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两岁多才开始说话的小杰,显得太过安静,他喜欢广告词,喜欢坐观光电梯,喜欢一个人呆着,却不喜欢与人交流。阿英带孩子去看医生,诊断结果是自闭症谱系。

    小学一年级,小杰对陌生环境非常排斥,经常上着课时突然跑出教室,同学这时总是向他投去异样的眼光。被孤立的小杰变得脾气暴躁,“差点就被学校劝退了”。阿英为此辞去了工作,全职陪读,儿子上课,她就在课室外看,“主要是怕他会影响到其他孩子”。

    当时,没有人愿意和小杰同桌,班主任安排了一位热情又乐于助人的孩子和他同桌。有一次两个孩子起了小冲突,随后遭到了同桌家长投诉:“她说我的小朋友爱帮人热情,难道就应该被安排和一个有问题的小朋友一起坐吗?”无论班主任再怎么解释、劝说,对方家长都不接受。

    既然孩子在学校得不到快乐,就让他精神世界更丰富些吧,阿英这样想。小杰喜欢音乐,在朋友推荐下,阿英帮他报读了广州市少年宫的艺术课。刚陪伴小杰来上课时,她心里很忐忑,担心孩子又会因表现异样受到排挤,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她才放下心来:“特教部的老师不仅专业,还特别有耐心,孩子经常上着课就不想学了,这时老师会停下来,跟小杰聊天,让他先玩几十秒,再继续学。”在老师的细心引导下,孩子慢慢变得听话了。有一天下课,孩子居然主动回头跟老师说了句“老师再见”。“我真没有想到,我的儿子可以有这样开口交流的一天,”说到这里,阿英哽咽了起来。

    除了课程教学以外,老师还会与阿英沟通小杰的情况,分析孩子从小是奶奶带大因此缺乏安全感,并建议阿英每天出门和回家要主动抱一抱孩子。事实证明,这个小举动非常见效,母子之间的关系比以前更加亲近。

    如今,小杰在少年宫学习艺术已经三年了。2018年下半年,他主动要求参加彩虹艺术团,想要登上表演的舞台。在学校里,阿杰也变化巨大,以前从不愿考试的他,如今考进了全班前十名。“如果不是来了少年宫,真不敢想象孩子现在会是什么样子”,阿英说。

    廖一柱表示,艺术团培养的孩子并不是都能成为艺术家,优秀的估计占10%,但做这个项目是希望是给到更多的特殊人士的家庭希望,至少让每个孩子感受到自己是有希望的,有了希望就会有改变自己的动力。